文物鉴定
古玩鉴定Content 首页 > 古玩鉴定 >
砚在深山
迷上古砚,已经有三十多年的时间了。
现在想起来,真是应该非常感谢原国防部外事局一位老领导,他名叫郑正,三八式干部,擅长古玩鉴定、书法,会刻印章,出身旧大家,有很深的文化学养。
七十年代,我帮周贯五将军撰写回忆录,要到当年的战场走访, 正是郑正先生带着我在山东北部、河北南部,个当年叫冀鲁边的地方走访了两个多月,也正是在这两个多月里,郑正老免不了会被别人央求着题几个字,也免不了要寻找砚台,而且对砚台还有种种讲究。于是乎,我就在这孔孟之乡,慢慢地走近了古砚,并对古砚渐渐有了寻觅的兴趣。
随后也就渐次地收藏了十几方砚台,兴致也越发的高涨,乃至于一听说什么地方谁家有砚,推开饭碗就想前去看看。
八十年代的一天,有人说某县某公社某大队有一户人家,祖传有
砚台。
于是拔腿就去。先是坐公共汽车到南方山区的某县。到县城再转
坐三卡去这个公社。路是狭小的山路,三卡颠了几个小时,突然停了下来。司机说到了。
我从三卡的围帘里钻了出来,一看就愣住了:荒山,野外,附近没有一户人家。这叫什么"到了"?
司机说真的到了。
三卡确实已经不能朝前再开一步。
这条狭长的山路,就像从山区县城伸出来的一条很细,很长,又弯弯曲曲的胳膊,尽头有巴掌大一块平地可供三卡回旋调头。这路的尽头就是悬崖,前面就是大山的山沟,远望是群山莽莽。
这时候夕阳已经西下。

 
我孤身一人,在冬日的黄昏里遽起一阵寒瑟。我是军人出身,对"身陷司机指着大山遥远处告诉我,那就是我要找的地方一他是抄近路才在日落前赶到了这里。
那地方隐隐约约有些村落,还似有炊烟,与远山的空茫混合在一

谁都知道看山跑死马的道理,就凭这遥遥的一指,至少也得有二三个小时的山路。很快天就要黑了。面对的是陌生的大山,我没有去过那个地方,也不熟悉那户人家,甚至还不知道究竟有没有那户人
家。
三卡的发动机又轰起来了。司机准备调头回去。我问司机能不能在这里等我?司机不敢守在这崖头过夜。
眼看天色就快要晚了 。我现在面临的只有两个抉择:要么随三卡

回城,明天再来。要么就是下山,这样就没有回去的车了。当时也没有手机。
司机再一次提醒我还是坐他的三卡回去,这一趟回程的车钱可以不要。
我最后还是谢绝了他的好意,选择了下山,义无反顾。
三卡走了。
现在就剩下我一个人在这深山里了,而且夜色已经降临。
我斜下小路,毅然地走向山谷的深处。
月朗星稀,鸦雀无声。
似乎只有我一个人在夜行于山路。
终于到了山谷的深处。谷底有一条古溪,古溪的两岸错落着几十户山里老屋。
我终于找到了那户人家。
但这户人家的主人告诉我, 昨天有几个上海人来过。
我迟到了 一步。当时失望的情绪不知道有没有弥漫到脸上。
这户人家抱歉地留我过了一夜。

本文有古玩鉴定中心整理发布http://www.chinawenwu.cn

 
分享到:
文物鉴定
古玩鉴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