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物鉴定
文物鉴定Content 首页 > 文物鉴定 >
常州公司收购文物当幌子,骗取高额检测费!
  昨天,常州市公安局天宁分局通报了“5.25”特大文物鉴定诈骗案。此案共抓获168名嫌疑人,其中130人被刑拘,已核实的案值超过250万元,破案超200起。
  “此案这么大规模为江苏首例,案值和规模在国内都是罕见的,受害人遍布全国各个省份。”天宁公安分局副局长张伟表示,该团伙在常州和无锡共建立3家文物拍卖公司和一家艺术品鉴定公司,通过网络以鉴定文物为幌子,操纵鉴定结果,最终以藏品为赝品等理由拒绝收购,从中骗取高额鉴定费。目前,53名嫌疑人涉嫌诈骗被天宁区检察院批准逮捕。
  出价高得离谱
  鉴定后却“无法收购”
  南京市民何先生资助了一名云南的学生,其家中有块祖传的金丝楠土沉木。这名学生在网上找到了收购艺术品藏品的无锡利宝拍卖公司,随后委托何先生帮自己鉴定一下,“如果价格合适就出售”。学生还寄了一部分样品给何先生。
  4月9日,何先生开车带样品到了无锡利宝公司,一个自称李经理的女子接待了他。李经理找了一个年轻的鉴定师先看了一下,说此金丝楠木不错,但他估不出多少年。李经理又找了一个年纪大点的鉴定师,他看了一下,说这块金丝楠土沉木估计有3000年以上。李经理又介绍道,金丝楠土沉木只要是2500年以上,利宝公司保证会上门收购,收购价格是40万元一吨,“如果在3000年以上,价格还要高”。何先生很高兴,但李经理却说,必须先做个鉴定,因为公司有规定,要根据鉴定下来的年份才能决定是否收购。李经理还表示,鉴定费要1万以上,具体多少她也不清楚。
  征得学生同意后,何先生又询问鉴定事宜。当时,何先生提出到南京古生物研究所去做鉴定。但李经理却称,利宝公司只认可龙城艺术品鉴定中心(钱信投资咨询公司)的鉴定,而且此检测中心有鉴定资质。
  何先生想,反正都是检测,只要有资质就行。4月19日,李经理和何先生到了常州钱信艺术品检测中心。前台接待说,金丝楠土沉木鉴定费用比较高,要两万元。何先生觉得既然来了就鉴定吧,通过支付宝当场转了钱。随后,金丝楠土沉木就被拿进去做鉴定。没多久,何先生拿到了鉴定报告。报告上说,此金丝楠土沉木的成分数据和氧化程度与1800年至2000年的沉木相似,对于2000年以下的金丝楠土沉木,他们不收购。何先生无奈,只得离开。
  今年4月初,陕西铜川的周先生花3500元在地摊上买了一块疑似恐龙头化石,想转手卖掉。通过网上搜索,周先生联系上了常州圣宝德拍卖公司的业务员王某。王某看过周先生发的“化石”图片后表示七八成是真的恐龙头化石,价值700万。周先生立即坐上了赶往常州的火车来到了圣宝德公司。业务员王某说,化石是真的,但要到他们认可的公司进行鉴定,年份超过6500万年就可以收购,鉴定费两万元。周先生跟着王某同样来到龙城艺术品鉴定中心,交了两万元给鉴定中心后,结果却得知“化石”只有800万年,不符合收购要求。
  类似警情频发
  天宁警方发现端倪
  今年3月以来,天宁公安分局通过日研判、周研判,发现新丰街派出所连续接到类似的文物鉴定纠纷的报警,报警人都是外省市居民。他们称,他们到常州出售文物古玩,随后均被带至位于香梅花园的龙城艺术品鉴定中心,支付了检测费后,对方却不收了。而且事先对方就说明,不收购的话,检测费是不退的。
  起初,民警将此事当作一般纠纷警情处理,但此类警情呈爆发态势出现后,民警敏锐地发现此事没那么简单,这家公司可能暗藏“猫腻”。
  经过民警的初步调查,发现报警人所称的“被认可”的第三方“龙城艺术品鉴定中心”工商注册名为“常州市钱信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钱信公司”),其经营范围并不包括文物、古董的鉴定。
  经民警梳理,带卖家来鉴定的工作人员主要来自常州盛玺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盛玺公司”)、江苏圣宝德拍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圣宝德公司”)、无锡利宝艺术品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利宝公司”)。而圣宝德公司的股东之一和钱信公司的老板竟然还是同一人顾某。
  “一个湖北的受害人,在利宝公司花了一万元鉴定费,觉得不甘心又来到盛玺公司,又被骗了8000元,手法完全一致。通过很多案例,我们判断,这不是简单的纠纷。”张伟说,警方顺藤摸瓜深入调查,摸清了这几家公司的诈骗手法:他们利用藏家想卖高价、甚至是捡漏的心理,骗取受害人文物检测费,投资公司、检测中心暗通款曲,以检测结果达不到标准为由,使交易无法成交。
  300多名警力同收网
  168名嫌犯被抓获
  由于此案涉及面广,天宁公安分局多次进行专案会商,摸清了四家公司的组织结构、作息时间和人员分工等情况,并掌握了四家公司实际负责人的生活和工作规律。
  5月25日,在掌握了四家公司涉嫌诈骗的确凿证据后,天宁公安分局抽调300多名警力,在市局相关部门的支持下,兵分常州天宁、钟楼、武进、无锡四地进行集中收网,一举抓获涉案人员168名,查获大量作案电脑、手机以及账本、账单、银行卡等。周某、顾某、许某、段某等人涉嫌诈骗的犯罪事实也终于水落石出。
  该四人分别为四家公司的实际负责人和出资人。据周某交代,其曾经在上海也被人以类似手段诈骗过;顾某则长期混迹于文物古玩圈子,自己也具备一定的文物鉴别能力,段某在上海已浸润“文物鉴定诈骗”圈子许久;而许某在交往中了解到这个赚钱捷径,四个人一拍即合,随即开始“招兵买马”。
  盛玺、圣宝德、利宝公司三家公司除了老板之外,基本的人员配置主要有副总经理、财会、总监和业务员。业务员主要通过网上招聘以及熟人介绍。新人到公司后,公司会通过“师傅带徒弟”、会议等方式组织培训,并提供“话术单”,教他们如何与对方交谈、如何取得对方信任并骗到公司来,并告知相关注意事项,例如“常州本地人不能骗”之类。
  收购文物是假
  收高额检测费牟利是真
  业务员一般通过高价收购的幌子将文物收藏者骗到公司后,由总监等人扮演“鉴定专家”对收藏者的文物“掌眼”,“专家”初步鉴定后都会对文物做出“积极”的评价,报价几十万、上百万甚至上千万元。收购前公司会提出,必须经过他们认可的检测,符合相关要求才能完成收购。
  民警介绍,这帮人的圈套就在这里,收藏文物是假,借检测费牟利是真。一听说自己手上的文物这么值钱,许多收藏者爽快地到检测公司交了费用。收藏者不知道的是,业务员事先早已和检测公司的检测人员通过微信等方式联系好,告知对方希望得到的检测结果。而嫌疑人所谓的鉴定仪器,其实就是国内广泛应用的光谱分析议。天宁公安分局网安大队副大队长邹逸鑫介绍,物品放到机器中,只能检测出由什么元素组成,“根本不能对文物进行鉴定”。检测人员会根据业务员的“指示”出具检测报告,最终以元素含量不够、不到代等理由拒绝收购,以此来骗取收藏者的高额检测费。
  诈骗成功后,钱信公司会从检测费中提成700至1000元后,剩余的钱返还给盛玺、圣宝德、利宝公司三家公司,总监及其分管的部门的业务员可从中提成60%至70%。检测费基本上要一至两万元,生意火爆的时候每天有将近二三十名受害人被带至钱信公司检测文物。
  嫌疑人顾某事后说,古玩是一个特殊的行当,很多时候藏品的价格极不确定。可以说,文物鉴定基本没有准入门槛。“有时只需要买一台鉴定仪装装样子,就可以轻而易举收取一笔鉴定费”。“受害人拿来的藏品可以说99%都是假货,很多受害人对自己的藏品价值心里其实有底的”。然而,受害人却宁愿相信骗子随口报出的高价。天宁公安分局局前街派出所副所长严进说,受害人多是存了“捡漏”的心理,而正是这种贪念,使他们落入了骗子的局里。
  通讯员 天公轩 天检轩 本报记者 张斌
分享到:
文物鉴定
古玩鉴定
 

扫描并关注

微信公众平台